中国润滑油网 - 最有效最全面的润滑油信息平台! !

商业资讯: 财经要闻 | 国际要闻 | 国内要闻 | 技术动态 | 媒体聚焦 | 企业动态 | 市场聚焦 | 展会新闻 | 政策法规 | OEM专题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原料行情 > 微博曝豆浆机用工业润滑油 消费者期待权威说法

微博曝豆浆机用工业润滑油 消费者期待权威说法

信息来源:runhuayou.biz  时间:2011-09-19  浏览次数:540

  导读:近日,微博中发布的一条帖子被广泛转载,说“市面上销售的豆浆机、果汁机中电机用的是工业用润滑油,如果泄露可能致癌”。于是,豆浆机是否“有毒”引发了消费者的广泛关注。面对食品安全方面的疑虑,消费者期待监管部门能介入调查,尽快给个权威说法。本期重点关注:豆浆机“有毒”:是谣言还是“揭黑”?
  9月17日消息?据报道,肯德基“豆浆门”一出,意外地拉动了豆浆机的热卖,不少消费者开始用豆浆机DIY,在家中自制豆浆,觉得这样喝着才安全,放心。然而,中国食品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黄泰元,近日在微博中爆料称:“市面上销售的豆浆机、果汁机中电机用的都是工业用润滑油,不是食品级润滑油,因为价格低。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泄漏,就可能对安全构成威胁。令人震惊的是,目前国内没人监管。”
  这条微博一出,立即引发了消费者的广泛关注。那么,豆浆机“有毒”到底是谣言还是“揭黑”?面对食品安全方面的疑虑,监管部门有没有介入调查,尽快给消费者一个权威的说法呢?我们今天的节目邀请到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包华、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和大家交流这方面的话题。
  嘉宾爆料:喝豆浆可能喝到工业润滑油
  主持人:前段时间,BTV《财经五连发》节目中嘉宾黄泰元爆料,企业为省成本或许将威胁食品安全,豆浆机被指使用工业润滑油,顿时引起舆论哗然。黄泰元在其微博中也发布了这一消息,称“在你喝豆浆时,也可能喝下了工业用润滑油”。你们听到这一说法感到震惊吗?
  包华:我觉得很震惊,如果嘉宾所说的事情是真事的话,比如说真的在喝豆浆的时候有可能喝道工业润滑油,我会非常震惊。因为本身家用食品的机械设备这一块来说,我们已经销售很多年了,而且有很多品牌厂家,在这样的情况下,食品安全问题就应该得到解决,不应该是咱们大家所关注的,或者所需要担心的事情。但是一旦有人这么说之后,那恐怕大家的矛盾心理就会出来了,这件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胡钢:我想,首先工业润滑油、电机用润滑油是应该与接触食品的容器部分是分离的,而且接触食品这个部分一般来说是一个密闭的,他们怎么连接在一起的呢?当然我们可能要对某一类机器进行剖析。第二点,如果这是真事的话,那我们相关部门恐怕要有一个检测或者说预警的机制,应该立刻启动起来。第三点从反面说,如果这个事情是假的,有可能造成相关公众心理上的恐慌,是否是一个虚假信息,乃至有害信息呢?所以这几点纠缠在一起使,我感觉更多的是比较困惑。
  主持人:刚才胡钢阐述了有关这个消息的三个疑点,那么黄泰元说的这个东西真的可信吗?有没有这种怀疑?
  包华:我们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震惊,之后怀疑或困惑肯定是会存在的,这么一个成熟的行业,这么大量生产的产品,这么多知名的生产厂商,这么庞大的市场和受众,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么?大家都会有这样的困惑,但是我相信困惑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谁来解答这个困惑,让困惑停止下来。
  如果能够有一个正面的说法的话,或者说一个有公信力的说法的话,那困惑就会得到解答。但是目前来讲,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消息相对而言是比较少的,正面的回复是比较少的,有公信力的回复是比较少的,所以大家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困惑。
  消费者讲述退货遭遇
  主持人:消费者梦小姐近日在国美电器买了台九阳豆浆机,本想着求个安全放心,但看到相关报道,豆浆机是不敢用了。在记者的陪同下,梦小姐向相关部门求得帮助。
  国美电器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并没有接到厂家的任何通知,这事与我们无关,您有什么问题联系厂家吧,我们很忙!”
  九阳股份的回答是:“我们早在网站上发布了相关公告,对此事已经澄清,我们用的绝对是食品级润滑油,您自己看看吧!”梦小姐无奈地对记者说,就算是厂家已经发布公告,可作为消费者怎么就敢信呢?
  胡钢:我个人认为,工作人员说的可能都是大实话,但是这种大实话在我们普通消费者的感受来说,并不是很好。
  包华:我认为这个公信力不足,如果你九阳股份不仅给我拿出来一个公告,如果你还能给我拿出来一个检测报告,拿数据出来说话的话,也许消费者可能会更容易接受一点,更容易相信一些,但目前可能就是一个公告。
  主持人:梦小姐不甘心,于是就向相关的监管部门询问此事。
  中国消费者协会12315的回应是:“您要想退货要有相关的鉴定报告,在产品保修期内到质检局进行检测,再与厂家的产品进行对比,若检测不合格,可以要求商家退货。若已出了保修期将不能退货。”梦小姐问到检测费用由谁出,对方回答“检测费用由消费者先垫付,若确有问题,可要求商家支付,若没问题,消费者自付。”梦小姐虽觉得为了小小豆浆机,这么麻烦,但他还是坚持一探究竟,就拨打了质检局电话。
  专家:因工艺瑕疵退货时,与保修无关
  质量技术监督系统投诉12365:“目前我们还没有接到上级部门的通知,对豆浆机到底用的什么润滑油也不好确认。”梦小姐坚持要拿去检测,于是对方又提供了个电话,回应是:“我们主要是对新产品认证,对润滑油还没有检测办法。您还是找别的机构吧。”当问到该找什么机构来检测时,对方回答是:“不知道。”对此,不知道二位是什么看法?
  包华:我认为两方面,一方面消费者权益协会的,消协的答复里面实际上有一个内容我认为是不太对的,或者有可能会对我们消费者产生误导,他里面特别强调了一个在产品保修期内进行检测如何,超了保修期不能退货的内容,对于普通产品是可以这么理解的,但是如果这个产品确实使用了有毒有害,危害到我们消费者人身财产安全这样的用品和用具的时候,或者原来设计存在缺陷,或者制作工艺存在瑕疵的这种情况之下的话,其实跟保修本身是没有关系的。
  我们现在所说的,工业级润滑油实际上来说如果按照标准确实不能用在这样的机械上,如果用了就跟保修期无关,这是一个内容。至于我们看到质量技术监督系统的答复来说,没有接到上级部门的通知这样的表态我觉得我挺遗憾的,坦率说我在跟你这样一个国家的一个主管部门来反映情况,然后您给我的反馈是领导没告诉我。那么究竟这个部门的投诉究竟应该是面向消费者接受投诉,还是面向领导接受投诉?这个我想大家可能自己应该有一个判断了。
  律师:质监部门官话回答隐藏机制缺失
  主持人:胡刚您认为他们的说辞,比如说给孟小姐的说辞是不是还可以再完整一些,比如说我现在已经市面上出现这种情况下,孟小姐应该不是第一个打来电话的人,那面对目前出现的这么一个事件有没有一种完整的应对的方式?你觉得在这个地方是不是应该适当出现了?
  胡刚:确实如此,我们看到这两个部门相关人员的回答应该说是比较官话的,或者有点官样的文章。但是后面隐藏着一个机制的缺失。什么机制缺失呢?一个快速反映食品安全信息或者检测的这么一种机制,如果收到了这种相关的信息,不论是什么渠道,尽管是一条微博的一条报道,那有没有一条披露,有没有相关的机制能够启动起来。
  因为和食品安全有关,而且他涉及的可能影响到成千上万的用户,而且他们长期使用的所谓的豆浆机或者果汁机等等,那么这么一个有可能存在潜在的巨大影响这么一个事件的话,我们相关机制能否启动起来,比如说至少找这位披露消息的人进行核查,我们可以启动相关的比如说如果有相关的质量标准的话,我们相关的质检工作是否应该启动,比如有相关的厂商相关的厂商是不是应该启动一个自检的机制等等,那么一个快速反映各方衔接配合的机制启动起来,恐怕那时的回答可能会告诉我们的消费者说我们的机制已经启动了,给消费者一个很清晰可预期的未来,这样可能整个消费心理也好、环境的感受也好可能会更好一些。
  专家:应有调查报告回应质疑
  主持人:黄泰元在微博中透露,豆浆机、榨汁机等小家电生产企业使用工业润滑油,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他说:“现在小家电市场竞争激烈,利润已经十分有限,而工业润滑油比食品级润滑油要便宜3到10倍,缓解成本压力。”那么,目前我国食品加工机械使用工业用润滑油是否已成为行业潜规则了呢?
  包华:从润滑油的角度上来说,工业级润滑油应该是比食品润滑油要便宜很多,这应该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关键是说现在使用的范围,那么是否能成为一个行业的潜规则这也是我质疑的,我不愿意认为他是一个潜规则,或者说已经是一个客观事实。所以我个人理解在没有相关的依据表明,有广泛使用工业润滑油在食品加工器械里面,如果没有一个证据的话,我本人认为这个情况应该是不存在的。
  但是现在公众有这样的疑惑是可以的,也就是说即使是一个真理,也可以由别人任何一个人去提出质疑,真理是经得起质疑的,而且真理是越辨越明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使是我们的生产厂商,我们的监管部门,认为百姓里面传的一句谣言不足以当真,即使是这样认为的,那么也应当站出来正面的去回应一下,而且给出来一个有说服力的回应。
  比如说你的调查报告,比如说你的检测报告,比如说一些相关的数据,可以给出来,让消费者、让我们的普通的公众可以把这个所谓的谣言放下来,如果真的是谣言的话,虽然谣言止于智者,但是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公众都是智者,所以我们的行政机构也好,我们的生产厂商也好,我们生产厂商所在的行业协会也好、消费者协会也好,在这个时候应该发出一些声音,这个声音是可以弥补目前消息真空的一个状态,这个状态一旦延续下去的话,其实恐慌心理会加剧,其实我本人来说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情况之下,原则上我认为这应该是不存在的。但如果真的有调查报告的话,我相信调查报告的结果。
  律师:不仅仅是国家标准问题
  主持人:胡钢今天我们聊到这儿,有一个问题我特别想问一下,国家标准是不是明确规定这个小家电行业就应该使用食品级的润滑油?
  胡钢:我觉得这恐怕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标准的问题,恐怕是一个基本的道理问题,既然你和我们的食品直接相关的话,使用所有的东西都要达到食品最基本的要求,我觉得这个恐怕我们都不需要专门去研究所谓食品用油等等相关的规范,这是一个基本的情况。但是我个人比较怀疑就是说这位黄委员的披露,因为使用工业润滑油是为了节约成本。
  另外就是说可能学过一些机械的话,比如说拆过自行车的人可能都知道,你要说润滑后面那个飞轮我只要一两滴润滑油就足够了,而且能用很长时间,我就是这么由此推论,我相信这个润滑油用的量可能也非常的少。另外我没有听说过我们买了一个料理机或者买一个豆浆机过两天抱着这个机器跑哪去加油吧,所以从的机械的逻辑上来说可能就加了一点点就能用很长时间,用的量很小。
  这个油的用量和我们所谓的麻辣烫这种东西可能还不一样,因为用不用地沟油对他的成本差别是非常的大,因为如果用地沟油可能是五块钱,如果真的用一大盆食用油的话,可能就30块钱,所以这个说是完全是因为利润的原因或者说竞争的压力问题,我个人来说觉得比较同意包华的观点,我更不愿意相信他是真的。
  主持人:所以说胡钢可能目前最大的疑虑就是对目前给出的一种说法,就说是为了降低成本才使用所谓的工业润滑油,觉得是目前来看有点站不住脚,会不会有一些其他的,比如说真的用了工业润滑油,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在其中,这个是你想知道的。
  胡钢:对,就是说即使用了工业润滑油,如果它的机械部分或者用工业润滑油的机械部分或者传统部门,或者说摩擦部分和食品接触的那个容器完全隔离的,而且没有什么渗透的可能,在可预期的使用年限,比如说5年之内,如果没有什么完全隔离的话,那也应该没有什么影响。问题就是说我们关注的就是非食品的物质是否会混入到我们的食品中,实际上这是一个问题的关键,而不是说豆浆机的电机用工业级润滑油。
  主持人:所以业内人士说工业用润滑油含有致癌物质,如果豆浆机一旦发生了泄漏将会是一种隐形的炸弹,威胁到消费者的人身安全。但是这个小家电在每一个家庭当中使用率非常高,现在这种小家电太普及了,大家不是说我家买了一个豆浆机,现在更多的是换了一个牌子的豆浆机,一种类型的豆浆机。所以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这个可能是让很多消费者不能理解的。
  但是我特别同意刚才胡钢说的,究竟这个润滑油用在这个机器里是不是合理,合理是因为它是不是和食品有一个非常严格的甚至是严苛的隔离的工业程序的话,这个可能是接下来应该弄明白的一件事情,不可能会说是因为降低成本,然后用了这么一个机械的工业的润滑油,我觉得这个也应该是如果接下来想要探究真相应该重点走的一个方向。那业内人士爆料说,很多中小企业想省钱又想无毒、竟然会用猪油、花生油、色拉油,但是在高温之下这些也是极易变质,产生大量的菌类更加危险,二位对这样的说法怎么看?
  包华:这个就更困惑了,因为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日常用过猪油、花生油、色拉油在高温情况下这些油的反应大家是能看到的,它是否能够真正起到润滑油的作用,我是有质疑的,首先能不能当润滑油用我现在不太知道,可能需要一些数据。其次来讲究竟用这些润滑油、油脂作为润滑油真的会比润滑油省钱吗?像刚才胡刚律师所说的,也许用量并不大,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是需要进一步来探究的,同时其实大家也需要有一个观念就是说所谓有毒有害第一个方面指的是物质本身的一个物理化学反应,物理属性、化学属性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所有的有毒有害都是有一定级别用量的,也就是说前一段时间大家炒的比较多的,添加剂的问题。食品添加剂在一定用量之下是安全的,言外之意超过这个用量就这个东西就不安全了,它就不是食品添加剂的使用方法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我们所说的有毒有害一定跟数量相关,我们如果真的使用一个小数点后若干位剂量的有毒有害物品可能对人身没有任何损害,可能反映不出来身体就代谢掉了。
  我个人理解是这样,也许这个东西本身确实从物质角度上来说他确实属于有毒有害物,但是级别达不到的情况下,对人其实没有太多影响的,所以我想大家可能还是要把恐慌心理还是要缓解一下,至于猪油、花生油、色拉油这个问题来讲,大家可能只能自己去判断一下了,除非有证据能表明,但是我个人认为使用猪油和色拉油这样的东西作为润滑剂来说的话应该不会有一个长久的使用效果。
  专家:抽检报告会让消费者更放心
  主持人:黄泰元的微博爆料和随之而来的社会反响,让国内小家电企业坐不住了。很快,九阳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豆浆机润滑油问题的公告。公告称,被质疑的润滑油为美国杜邦公司生产的KrytoxFG34型润滑油。该润滑油为食品级润滑油,符合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要求。公告还表示,该公司豆浆机等产品销往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经过严格检测均符合要求并获得准入许可。该公司出口产品与国内销售产品,除电气参数差异外,没有其他不同。
  九阳电器新闻发言人顾东君称,九阳内销和外销产品“唯一的区别就是电压不同,其他完全一样”。二位对九阳股份的这份公告有什么看法?
  包华:我觉得这个公告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解答了消费者的一些质疑,告诉了大家我用的是什么,这是一个。但是我觉得可能很多消费者对于这样一份公告由于前面知名厂商的一些不当行为,可能只是对于书面的这样一个公告还是会心存疑虑,所以如果我觉得九阳能够在委托一个第三方在市场上抽检部分自己的产品,并给出一个相对应的抽检报告的话应该对消费者来说应该会更放心一些。
  主持人:就是好像听起来包华对目前九阳给出的这个公告还是比较能接受的。
  包华: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至少他告诉我他用的是什么?至少之前在产品说明书上应该没有这项说明。
  律师:撇清谣言能树立公司形象
  胡钢:确实早上我还专门到美国联邦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那个网站去查了一下,上面确实没有提到所谓的豆浆机类似的产品出现投诉的情况,确实拿他搜索引擎搜了一下没有。所以这家上市公司的公告就是说特别强调了内外只是电器参数的差别,就是说一个220,一个110的差别,这个很让人高兴的一件事情。但是正如刚才包华说的,完全可以在深入一步,而不仅仅是我一纸公告,刚才包华说的,比如说第三方的检测,比如说你还要提到一下你这一批使用的,某一批使用的是,某杜邦公司生产的某一款产品,而你以前生产的呢?那是不是也可以做一些追溯呢?这样可能一个把自己,实际上撇清谣言的过程也是你一个本身公司正面的光辉形象的一个树立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主持人: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张亚晨在自己的博客上专门发表了《“润滑油风波”中的冷静分析》一文,张亚晨表示,食品级润滑油脂的采购价格确实比工业用润滑油脂价格高许多,但是以常见的几款豆浆机为例,其中使用食品级润滑油的每台成本也就几分钱不等。“对于数百元产品来说,节省几分钱的成本和因此带来的产品质量代价,孰轻孰重,相信这些企业都是聪明的。”首先想问一下包华,你认同第三方么?
  包华:如果他本身的专业资质摆在这儿,我认同他专业的这么一个分析能力。
  专家:工程师应拿数据说话
  主持人:那好,我们说回他说的这个事本身,他们说到了他提到了说企业有没有可能在乎这几分钱的成本,然后来增加而使用其他的代用材料,你们认为有没有这种可能?
  包华:可能因为我是干社科的,对技术方面不是很了解,但是我想工程师的分析有那么两点,第一个来讲就是说我们经济上的人和社会都是人和企业都是经济的一个主体,都会趋利避害,但一个事情没有明显的利益和好处的时候他可能不会去做,用这种方式是一个基础的逻辑。但是我们不能够把所有的事情的结果都拜托于这家公司或者这家企业是绝对理性的,或者绝对够聪明的,或者说依赖于他自己的道德水准、我想这个可能是靠不住的。
  第二个方面来讲他可能没有解决我们消费者的问题,如果这个工程师能够拿一数据进行分析说,即使用的工业润滑油由于使用的数量,由于它自己物理和化学方面的反应最终导致的结果,他可能渗出来的毒素会远远低于我们人对人体有影响的剂量的要求,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数据结果的话,我想我们消费者可能更容易接受一点,也就是即使用了工业润滑油我也不怕,这样的答案可能会比这些企业是聪明的这样的一个答案对消费者来说可能会更放心一些。
  律师:未来要建立高效预警
  主持人:那胡钢您怎么看?
  胡钢:我总体来说还是比较认同这位副总工程师。
  主持人:他这种说法好象有点和您之前那种观念或者说你的质疑不谋而合,就是不至于那个成本,其实也没过高,然后去牺牲品牌去做一个代价。
  胡钢:对,就刚才包华说的很对,我们不能紧紧依靠与某些经济人的他自身的良心发现或者自律,可能更多的需要一种外界的他律的制衡,但是这种毕竟下确实每一个经济人他的经济活动中会做出一个适当的经济活动的趋向的选择,有些时候是理性的,有些时候是随即的,非理性的,就是说比如说……
  主持人:我突然觉得我对面坐了两个佛洛依德。
  胡钢:因为我们现在探讨的却是我就说为什么一开始说我们探讨所谓豆浆机的润滑风波,我一开始用的一个此叫困惑,确实这里面就是说有点像日本电影像《罗生门》似的,一人一说法,一人一主意,所以我们作为旁观者特别是更多的我们非专业人员,可能更多的只能是通过一些像拼图式的逐渐把这一小块一小块的拼图力图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清晰的一幅图画,但这个过程也只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进行,所以目的来说我们也只能是慢慢的来做,还可能要不断修正过去错误或者不清晰的看法或者观点。
  所以总体来说就是说我们看到至少回过头来看这位委员同志他的一条微博引起整个行业的一些关注,并且不断的有媒体也好、有专业人员也好,技术人员也好不断的在加入,所以大家做的一点共同的事情是追求事件的真相。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而且在顺畅的进行中,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未来我们还是要刚才我们提到还是要建立一个更加高效的、组织完整的、反应快速的这么一个食品信息或者说预警信息的搜集、整理、处治的机制。这样才能打消我们消费者关于食品安全方面的疑虑或者困惑。
  主持人:为了确保消费者的健康,我国颁布的《食品级白油》和《食品机械专用白油》两个标准,明确要求食品加工机械应使用食品级润滑油,以避免润滑剂与产品接触后影响人体健康。根据这两个标准,任何一款使用工业润滑油的食品加工机械都是不合格产品,都不应出现在市场上。这方面应该由国家哪些权威部门监管?
  包华:我觉得首先应该是质量技术监督管理部门,因为我们现在刚才所提到的两个标准,国标也好,地标也好两个标准应该都是由技术监督部门来出具的,相应的执行也应该由他们来执行。另外一个来讲大家都能够知道的关于一些使用器具用品这样的一些内容这样的一些标准的检查,也应该是在这个部门,所以我认为首当其冲的应当是质量技术监督部门。那么如果说他里面可能会涉及到食品安全问题的话,那我们所谓的食品药品监管管理局可能也会有一定的职责,当然这个可能如果要细分职责还会有很多部门,但是如果这两个部门站出来去给出一个说法的话,我相信大家的认可程度会非常高。
  胡钢:因为我们的食品安全法2009年制定的食品安全法我个人把它或者业界有一些朋友把它称为所谓三鹿氰胺的这么一个法,三鹿法吧。食品安全法比较清晰的规定了就是说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食品安全的监管的责任,包括到卫生、农业、质量管理、监督、还有工商行政、包括我们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等等都会有相应的职责。但是我们看到过去的一些情况我们很遗憾的看到现在各个部门很多,但是并没有完全的做到这种职责没有交叉,监管没有空白,所以我们希望至少是通过我们的每一个案例具体落到实处使我们的监管工作能够统一、协调、有效,让我们老百姓放心。
  主持人:我们记者在国美电器采访中发现,中秋节期间,九阳、美的等品牌豆浆机、榨汁机展台前消费者寥寥。一位美的促销人员告诉记者。“最近,豆浆机、榨汁机销售量直线下降了。”逛卖场的陈女士向记者表示,“到底有没有用工业润滑油,有没有毒,我们光看也看不出来,所以就先不买了。最主要的是现在不知道该信谁。”可见,消费者现在是茫然无措,也很无助,作为消费者中的一员,你能不能认同这种消费心理?
  包华:我本人是认同的,也就是说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那我自己能保护我自己的方式只有一个,就是我先不用,或者说我先不买,什么时候等说清楚了,大家有一个公论的时候,我在去使用,再去消费,至少与我个人来说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解决自己这样的疑惑,但是实际上这样的一个方式恰恰是一个成本最高的方式。
  专家:长时间无人辟谣会使谣言成真
  主持人:为什么会觉得成本高。
  包华:实际上来说个体都在通过自己的这样一个个体行为来解决问题,但实际上最终这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而且也无法解决,因为没有一个个体能够去核查说你用的到底是什么?我有能力把你拆开、把你检测好,能够给出来一个意见,这个不可能。也就是说消费者这样一个被动只能是等待的过程,而能够有能力做到这样工作这样的机构或者部门目前没有给出来一个回应,等待的时间越长,消费者的心里就会波动越大,就会越加质疑这件事情。
  谣言如果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出来辟谣的话,谣言就成真的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们有关的部门这样的沉默其实是在考验我们公众消费心理的一个底线。另外一个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我们现在中央政府所倡导的拉动内需没有任何好处了,大家不消费了,因为质疑、因为疑惑、因为困惑、因为不安不消费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其实对于这样拉动内需的核心宗旨本身来说没有任何帮助。
  律师:回避会滋长不信任
  主持人: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必须得出来说清楚这件事情,哪怕是告诉我们目前进行的一个阶段。那刚才包华也说了,作为一个消费者他可能在这个时候更多会选择像其他消费者一样我先避开你这个产品,我先不用,那你依然会这样吗?还是你自己会有一些其他的途径?
  胡钢:这个选择有时候是比较困难的,就是说我们也回顾一下过去两三年发生的故事,我们不难发现,我们作为每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来说我们好像似乎都在被不断证实的有关食品安全方面所谓的谣言一次一次的所敲打着,或者说摧残着,就是说我们所谓刚才包华说的,拷问我们的底线,我们的底线是不断的在下降。确实是实际反衬出公众的期待是应该说是越来越强烈,就是说也许很多人会选择既然我搞不清楚,而且也没有有能力、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搞清楚,所有事情每天可能都会听到这样或者那样的消息,那我可能暂时能做的事情是回避,不接触。
  但是这种回避接触从长期来说会累积到对我们整体的食品安全乃至产品质量的一种消极或者不信任态度不断的滋长,甚至蔓延。就像刚才包华提到了对我们所谓拉动内需有什么好处吗?我一点好处没有,对我们整个民族产业没有好处,对我们整个下一代或者说是我们所有的每一个人,每一天的生活都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影响,所以还是那句话,就是说希望我们的有关的部门能够启动一个建立一个快速相应的这么一个机制,及时的把各种社会关切能够处治起来。
  主持人:我特别想从消费者的这个角度请胡钢律师为我们说一说,如果说这件事情最终查明是真的,前提是如果。目前豆浆机、榨汁机用的是工业用油而且会对消费者的身体造成一定的危害,那消费者如果想要维权应该做好那一些?
  胡钢:这可能就是我们反复所提到的,第一步就是收集整体固定证据的过程,比如说相应的购物的凭证,你使用的证明等等,然后相关的就是说实物本身也要保存好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说注意一个诉讼时效,因为我们一般来说有一个两年的诉讼时效的规定。第三就是说也是进可能的依法维权,就是说可以像相关的消协、向公安机关,或者说必要的时候可以想人民法院,但是更快的方法还是直接向厂商或者销售商主张权利这样比较好。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润滑油网证实,仅供您参考